尉迟卿

主枭羽,副公钟
不上床就不洁癖
18+G级选手
中度酒精依赖
缘更&挖坑惯犯
最后谢谢你喜欢我
的文字

动物园的故事

真名:动物园的事故故事


#代餐代high了,很怪啊,ooc

#六一去动物园搞代餐after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并不)


凯亚住在雉鸡苑,隔壁是金刚鹦鹉两口子,每天都被吵的不行。

“亲爱的,你的羽毛真漂亮。”

“宝贝的尾羽也很靓哦。”

“爱你^3^mua~”

“我也爱你^3^mua~”

吵的他忍不住抬起爪子在墙上踢了两脚:“有完没完了?!今天儿童节啊!外面小孩子看着呢!能不能整点绿色小清新的啊!”

公鹦鹉不屑一呸:“单身孔雀,整个苑你看哪个不是成双成对的,光说我们有什么用,隔壁灰鹦鹉它们也住双人间呢。只有你,羽毛再油光水滑也没对象,哦不对,还有那只雕鸮,你们俩是唯二的单身鸟了嚯嚯嚯~”

凯亚气的恨不得出去打一架。


迪卢克盯着那只孔雀很久了。

这事说来话长,作为一只猛禽,他按理来说不应该在雉鸡苑,全因鹰山那边新搬进来的金雕,脾气爆的很,打死不愿意跟鸟同居,一定要独占领空。

迪卢克很想说他白天基本不出门,只有晚上才活动,他俩时差错开刚好。奈何还没说出口那边已经开始要自杀了,管理员赶紧伺候这个一级保护动物,随手给他塞进了雉鸡苑的单间里。

他对空间倒是不咋挑,不过刚住进来就发现四周全是情侣,整个苑都冒着粉色泡泡,个个单间都是成双成对——除了蓝孔雀。

就连他隔壁的绿孔雀小两口都琢磨着生第三窝了,蓝孔雀还是单着。

“他怎么没有对象呢?”迪卢克问蓝凤冠鸠,这是苑里的奇葩,别家都两两住一起,它们是三只鸟住一起,也不知道怎么分配的。

“哦,凯亚啊,他傲气呗,之前管理员给他找过好几波母孔雀,他都没看上人家。要我说,真是白瞎了他那漂亮的羽毛。”

虽然大家嘴上嘲笑,但还是不得不承认,论美貌,凯亚才是雉鸡苑的扛把子。

那泛着光的羽毛,茂密的尾羽,还有头上挺立的凤冠,搁在鸟界怎么说也是个练习时长三年半可以出道的鸟中爱豆。(?)

迪卢克自此开始观察他,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找点事做。

他发现凯亚很爱干净,每天都要花三分之一的时间清理自己的羽毛。

凯亚还很喜欢小孩子,如果是成年人塞进来的东西他是一口也不吃的,不过小孩子塞的小饼干小面包他就会小心翼翼的从肉乎乎的小手上叼走。

除此之外,凯亚还喜欢关心邻居的家庭问题。环尾狐猴家的老幺到了爱美的年纪,吵着闹着要把玩具换成花带在身上打扮自己。为此她几个大哥很不同意,表示花只能带在一个猴身上,玩具却是公共资源,怎么能换呢?

凯亚居中调和讲了半天道理,最后给了老幺几根自己掉下来的尾羽才算事了。

凯亚是只好鸟。迪卢克这么想到。


凯亚很烦躁,因为春天快要过去了,而他还是没有对象。这意味着接下来一整年他依然会是雉鸡苑的“底层”单身鸟,会被n对小情侣无情嘲讽。

不行!今年不能再重蹈覆辙了!管理员没时间给他安排相亲,他还不能自力更生了嘛?

于是,雄赳赳气昂昂的凯亚开始给自己找对象。

环尾狐猴,不行,虽然住得近但是跨类别了,哺乳动物和鸟类是没有未来的。

南浣熊,也不行,虽然小儿子还是单身,但原因同上。

红腹角雉,不行,虽然挺漂亮,但太笨重,他可是会飞的孔雀。

……

挑了一圈下来,全都不行。凯亚不禁有些气馁。

“隔壁的雕鸮你不考虑一下?反正就你俩单着了,不如凑一块得了。”山麻雀出主意道。

“不行不行,鸮可是猛禽,我这小胳膊小翅膀的可高攀不起。”凯亚摇摇头拒绝了。“再说了,人家住进来这么久都没跟我说过话,怎么可能对我有兴趣啊。”

山麻雀瞥眼远处头扭了270°在偷听的毛裤精:彳亍口巴


最终凯亚还是跟迪卢克相上亲了。

“那个……你好,我叫凯亚。”孔雀有点拘谨的站在树枝上,露出的小爪子左边踩着右边,很是可爱。

“迪卢克。”雕鸮这么回道。两只大眼睛上顶着的耳羽翘着,像是某种猫科动物。爪子比凯亚大了不止一圈,爪尖锋利的像是刀子。

卡凯亚:X﹏X有点可怕嘤

“我,我就是,怎么说呢,就是想找个伴侣。看你估计对我也没兴趣,我们就当没发生吧哈哈……”

“谁说我没有?”迪卢克好奇的歪了个超过90°的头,羽毛略微膨胀起来,让本就个头不小的他显得更高更大了。

“啊???我,就,咱们,都没说过话吧,我以为……”凯亚慌了,比划着翅膀想要解释,却忘了自己的尾羽又大又沉,平时纹丝不动的在枝子上蹲着还没什么,一动起来那真是影响平衡得很,这不,他一个后仰翻了过去。

“啊——!”

迪卢克一个激灵展翅飞下去,一爪子抓在了孔雀柔软的胸羽上。

好软,好滑。迪卢克愣了一下,蒲扇翅膀往上飞了几公分,根横木持平。

凯亚也被抓的一愣,险之又险的伸出爪子抓在了横木上又保持了平衡。

“呼——”终于松口气,孔雀这才想起,鸮类求偶貌似就是通过肢体接触?

哇,他不会真的喜欢我吧……!

没谈过恋爱的小处鸟有点害羞了。这辈子他还是第一次跟鸟这么近距离亲密接触 抓了胸羽什么的……啊啊啊!

迪卢克也抬起自己裹着“毛裤”的长腿看向爪子:刚刚的触感,很好,很喜欢。

爪子虚握好像还能感受到孔雀的温度,但是却空空荡荡的没有柔软的羽绒。

“我好像,挺喜欢你的。”直肠子的鸮没什么弯弯绕,直接说。

喜喜喜喜喜、喜欢?!凯亚的脑袋一下就被这个词填炸了。

嘭———!

诶?难道真的炸了?凯亚懵逼的回过头,发现自己的尾羽先于自己表了态,又大又漂亮的展开成扇面,漂亮的孔雀翎密密麻麻的围在四周,像千百只眼睛注视着真正的猛禽。

“嚯!”围观的雉鸡苑众鸟齐呼好家伙,凯亚入园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开屏,没想到还是对一只雕鸮。

迪卢克也是头一次见孔雀开屏,但他心理素质显然比众鸟好了不止一星半点。既然他们相互求偶,那就说明可以在一起了。

这么想着,已经身体力行的靠拢过去,举起翅膀把鸟拢在了自己臂弯之下。

第一次开屏没经验正在琢磨怎么关上的凯亚:……算了,还挺暖和的。


于是,雉鸡苑最后一条单身鸟也脱单了。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一句话番外:

安抚好金雕打算通知迪卢克搬家,并带着新的母孔雀来跟凯亚相亲的管理员(旅行者):发生什么事了?发生什么事了?发生什么事了?

评论(6)
热度(237)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尉迟卿 | Powered by LOFTER